雖然資料還是沒回來所以之前打的真的都放水流了不過
腦袋裡的備分稍微救回了一點東西
延續之前的私設定 繼續無可救藥地腐下去吧(握拳)

是說看起來仍舊像是--未‧完‧待‧續
但是那是錯覺 個人堅決認為已經寫完了
以上 不(敢/願/想)接受申訴跟抱怨......



白色、紅色、古銅色。
構成一幅有點驚心動魄的圖案。
白色的繃帶紅色的血跡以及古銅色的肌膚。
白色的繃帶上還帶著紅色的血跡,有些破損有些鬆垮地纏繞在古銅色的肌膚上。

在他第三次拒絕上醫院的提議以後,忍不住想要搥牆頓足一下……要不然剖開他的腦袋看一下是不是用水泥灌成的也好,只不過是看醫生而已,幹嘛固執成這樣啊!

去他的!
不知道這樣看起來說有多嚇人就有多嚇人嗎!?
血流不完的嗎!??
人肉不會痛的啊!!?

無奈的、無力的、莫可奈何的。
「至少你的傷口要重新上藥吧?」
想了很多很多但是……最後只剩下這句話。
就堅持某樣事情而言,自己實在是不如他……

「SO?」

挑了挑形狀姣好的眉毛,人帥就是這點吃香,這種痞到不行的模樣仍舊還是那麼好看……但是……
說真的,配著身上傷口加著前情提要一起看下去會讓人有種想毆打他的感覺。
受傷的人明明是他,為什麼擔心受怕感覺很痛的人卻是別人?連SO這種說法都出來了,可見說的人有多麼漫不經心了……

SO……SO這位大爺……「請容許小的幫您重新上藥可以嗎?」
特地使用敬語表達自己對他的敬畏之心,這種不怕痛不怕血又不知死活的本領可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得‧逞。

他揚起一臉歡樂的笑容等著對方投懷送抱。
好像完全忘了幾天前只不過是要看看他哪裡受傷的時候,有多堅持不要讓人看了……眼前這個擺明了寫著得逞二字的傢伙跟前幾天那個頑固的傢伙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看著受傷的傢伙笑得一臉痞子樣,開始有點後悔拖不動他去看醫生了。看是不是撞到腦袋有點壞了這樣……

拿來了公司裡一直形同虛設的醫藥箱,一直到現在才感受到原來傳說中的醫藥箱是真的有用處的。
解開了繃帶看到了為數不少的傷口分布在各處,他的傷口有大有小,大約的範圍是在左肩到胸口。上過護理的人就會知道這種傷的包法比較麻煩,要上繃帶的時候必須纏過肩膀繞胸膛,也就是──
兩個人的姿勢會變得非常、非常的曖昧。

幸好現在沒有人在。

現在室內的兩個人一個是雙手大張好整以暇等著某人投懷送抱,另一個是一臉無奈盡量避開眼睛卻又不得不貼在他胸膛傻傻地羊入虎口。
啊啊啊……要是現在被八卦記者拍到的話鐵定會出現很恐怖的流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西德 的頭像
路西德

Chaos theory

路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