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是這個

想一想覺得很溫馨,於是就久違的動筆了。

目前寫到5,看樣子大概還是會演變成坑......

 

8/28,補個6

還在苦惱要不要寫RPG版本(推眼鏡)

 

---

1. 海浪拍打岩石 (Waves against rocks)

 

他第一次聽見海。

嚴格上來說,他並不是第一次到海邊,只是之前在揚州往外看的時候還沒覺得海跟湖有甚麼差異。
他以為在那裏看到的就是海的模樣了,後來才聽說揚州那只是接近入海口的半個湖,並不是真正的海。
揚州的潮水是悠閒的、平和的,彷彿揚州裡的人們素來給他的感覺。

浪潮聲拍打著沙岸的聲音與岩岸是完全不同的。
當他站在寇島小村向外眺望的時候,崖邊卻是浪濤轟鳴,彷若雷聲接連不斷。還未真正到達海岸前就能聽見浪濤拍打岩石的聲音。
聲音大到彷彿連心跳都為之同步。
驚滔駭浪,遠遠比書中看來得更加驚心動魄。

天地究竟該是有多廣闊?

他不知道。
但是,從現在起,他可以開始去找。

 

---

2. 雨水灑在窗戶 (Rain against the windows)

 

向晚的風中傳來濕氣。

放下手中的經卷,他走近小窗。
憑欄望去,深深淺淺,幽靜禪房外的樹林皆覆上一層水。

原來,綿綿細雨早已開始下了。

木欄透著濕涼,自窗柵落下的水聲逐漸清晰。
水珠滴滴答答、雨聲叮叮咚咚。
他回想起以前讀過的詩句--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想了一想,回身拿起了紙傘便朝外走。
這次,他聽見的是雨水打在傘上的聲音。

 

---

3. 在雪中漫步 (Treading on snow)

 

禪鞋滲了水,又很快的凝成霜。

他算不清自己走在雪中走了多久。
又要走多久。

彷彿有實體的風帶著雪花刺刮著臉,風雪逐漸加劇,在不遠的地上,雪泥已經僅留不到五呎的鴻爪。
在更遠一點根本只剩白茫茫的一片,天地不分。

該感謝在長樂村時,村民布施的新禪鞋是加了防濕與保暖的特製鞋子,讓他不至於因為過冷而生凍瘡。
走向路旁黑色岩壁的背風處,倚著禪杖,平復自己的喘息。
在濕軟雪地中行走其實非常耗費體力,每抬起一步,附著於褲腳上的雪所加諸的重量逐漸在風雪中加劇。

他整了整行囊,將護腿綁緊,多塞了些長樂村民所贈與的保暖布料,重新戴回黑色幃帽,擋擋寒風,聊勝於無,將衣領中的佛珠拉了出來,開始邊走邊默頌經文。
這樣做一向能使他平靜。

在他踏出藏身處的那瞬間,冰涼的暴風突兀的停住,四周安靜連他踏雪聲音都清晰可聞,厚重的雲層被撕開隙縫,洩出藍天的一角,斜透出的光線映著雪霧,澄靜透明。
那景色太過虛幻不真,他卻一瞬間看得癡了。

 

---

4. 嬰兒的笑聲 (Baby laughing)

 

一群人七手八腳地圍著他,讓他有些困窘。

「這位大師,你一看就是讀過書的人,可否請你幫我的孩子命名呢?」
「是啊,大師,我們這個村的人都沒讀過甚麼書,想不出甚麼好的名字,能否請大師惠賜一名,好讓小兒平安順遂過一生。」
走過那麼多村莊,遇過不少事情,但是為新生的嬰兒命名可還真是頭一遭。

他有些狼狽地接過那名出生的稚兒,凝視著嬰兒特有的粉色臉蛋。

不因為被陌生人抱著而哭鬧,一雙骨碌碌的黑色眼睛停留在他的臉上,像是在端詳。
而後燦爛地綻開了無牙的笑容。
看起來就像是一縷星光落入嬰兒笑意盎然的眼中。
一邊咯咯笑著,一邊試圖伸手想摸摸他的臉。

笑容會感染,他放鬆了心神分出單掌輕握住嬰兒的小手。
「相逢即是有緣,這孩子的眼睛是如此美麗,就叫他『  』吧。」
「  ,好雅的名字,謝謝大師,謝謝大師。」

他將嬰兒送回母親的懷抱,又朝眾人作了一揖,繼續踏上旅程。

 

---

5. 鳥語啁啾 (Birds chirping)

 

鳥語啁啾,讓向來不太好入眠的他一大早就被吵醒。

醒是醒了,然而眼前卻忽明忽滅,身體很沉,四肢有點重,想抬也抬不起手來。
感覺像是被甚麼東西魘住了一樣。

他閉上眼,用一種出氣多入氣少的聲音對著覆蓋身上的黑影說話。

「小左,下去......」紅色領巾的迷你狗不依的在他身上跳了兩下:「別跳了,快下去。」雖然是迷你狗但是踩著胸膛跳還是會很痛的。他被踩出兩聲慘叫。
「小崇......你再不下來我就要被你壓死了......」側頭躺在他腿上的小白羊終於肯放過把他當枕頭的願望,慢吞吞地爬起身。
「小萩,你是隻豬,不要把自己當成貓然後跟小福一樣躺在我手上好嗎?」左手一隻可愛的小豬,右手一隻俏麗的小貓,雖然都不大隻,但重量還是挺不容小覷的,壓得他雙手發麻,動彈不得。
雙手得空以後,他趕緊將臉上的黑影一手一隻的拎起。「小揚跟小梧也快點從我的臉上下來。」小雞跟小老鷹試圖在他『面前』爭寵,幸好兩隻都還是小小的無爪之徒,才不至於釀成慘案。
看來在沒教會小揚跟小梧不可以把臉當地盤之前,他只能暫時用打坐的方式睡覺。
他爬起身,然後發現有個甚麼東西從衣領滑落腰側,淡定的將小蠍子撈出衣外對著他開始諄諄教誨:「小芷下次不要躲在衣服裡面,等會壓到了怎麼辦?」

他轉過頭看著滿屋動物嘆氣,還好小語跟小瑀,一朵花跟一隻金魚不會跳上身來湊熱鬧。

 

(此乃劍俠叁的人物擬動物化,我幾乎每個門派都有個一兩隻...)

 

---

6. 柴火劈啪響 (Crackling open fire)

 

「請問這位大師,可否借個位置給我等取暖?」
「請。」他單手一揖,另一隻手沒有放開正在撥弄柴火的木棍。
眾人坐到他的對面取暖,藉著火堆的光反射,四周顯得更加明亮,也讓冒昧打擾的眾人看清他的臉。

原來不是大師,是個小和尚呢!
彷彿發現新大陸,眾人興致盎然的試圖靠近他。

褪去大師給人的距離感,小和尚顯得令人容易感到親近,儘管面前的和尚在火光下的側臉看起來依舊恆靜。

「小和尚來到我們這頭的小鎮是為何事?取經嗎?尋人嗎?」
「貧僧只是來尋幽訪勝。」
「咱們這頭只有老墳與野嶺,沒有甚麼可以參訪之地吧?」
白衣和尚只是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
無人應和的眾人感到無趣,慢慢也就收回了好奇心與自己的同伴開始聊起天來,不再試圖打擾小和尚的清靜。

在無人注意他之後,白衣和尚拿出他的晚課,藉著火光輕聲誦讀了起來,聲音如珠似玉,字字圓潤清晰。
喧鬧的眾人聲漸悄,一雙一雙好奇的眼睛望向微閉眼的和尚。
直到最後一句經文結束。

荒山,古剎,晦暗的火堆旁。

白衣和尚的臉上有種彷彿入定的古佛,已經存在了千百年的閒定。
那一瞬間,震攝了火旁眾人的心神。

天地間,僅剩柴火的劈啪聲。

 

 ---

創作者介紹

Chaos theory

路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