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天氣比較涼
於是終於把冬衣拿出來吊嘎收起來
掛衣服的時候發現
其實我的吊嘎滿多的嘛
奇怪之前要穿的時候怎麼都會找不到呢?

每件衣服都在自己身上輪過來輪過去
可是我還是我自己

 

---

其實我分不出來衣服的適合與否
我只是覺得這個款是我喜歡的
穿上去好不好看
老實說還真沒個底

就像有人天生八字眉
可是眉的好不好看
看久了就麻痺了

衣服果然只有舒適不舒適好說 

畢竟那不是久了就會比較舒適的東西

 

---

喜歡把衣服捲成一團
流浪的時候很好用
只要把捲起來的衣服往行李袋裡面塞進去
就連行李袋也想買圓形
旅行倦了的途中可以拿來當枕頭

 

---

前些日子我去了台北的山上
看到的不是滿山的荒涼而是滿坑滿谷的人
看到的沒有清風小霧帶著陰雨的涼爽只有亮晃晃的熾熱陽光
就連西斜的夕陽也是那樣直接不帶遮掩
就那樣一路目送我和友人下山 

 

---

我討厭都是人的地方
可是每一年的某些日子
總會把自己放在滿滿人群的地方去感受人潮的流動
那個時候我雖然會唸來唸去可是其實沒有嘴上不真實的話語呈現出來那般厭惡

當然
那是十分少數的時候

 

---

我討厭被人管東管西
可是某些人的管東管西我不是那麼討厭

閉上眼睛
剩下的那個人會幫你弄到好 

那種感覺
很溫暖
真的

 

---

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看到的人其實都不是人
就各種意義上來說
都是各式各樣的行為交錯縱衡才構築出來的世界

不管你對那些行為能否理解是否贊同 

每件事情都有各自的因果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理由

阡陌交錯

 

---

好久沒有寫日記了

想表達的東西那麼多
可是能呈現出來的東西卻那樣少

希望這次的日記潮能夠持續的久一點
不管有沒人會注意到

創作者介紹

Chaos theory

路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