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從故事名字就不憫啊……)---

 


那天臨時起意帶著ゼファー去了酒吧喝了點小酒然後一起回家。
為了避免被說怎麼沒帶他們一起去玩,情人間偶爾約個會怎麼可能帶他們去?--當然不可能這麼說--兩人包了一瓶酒還外帶了一些零食準備拿回家去堵酒鬼跟小鬼們的嘴。



心情明顯很好的ゼファー沒說甚麼只是拿過兩包提袋好讓ルシード不用提著那麼多大包小包,兩人回家的路上還站在外圍幫他擋風。
平時總帶點嚴謹的舉止今天倒是一個也不見,整個人溫柔到讓對這種事情向來粗枝大葉的ルシード不適應到有點發毛了起來。


任他有些愉悅的牽起自己的手--若是平常的話是絕對不可能的,他總是說『又不是小孩子了牽什麼手啊』之類的--不想再疑惑下去,ルシード終於忍不住。


他轉過身面對ゼファー。


「你今天溫柔到有點奇怪,我很不適應。」


向來直來直往--其實也可以乾脆地用沒神經來形容--就連這種時候也沒有遮掩,毫無扭捏的大方說出他的疑惑。


看著那雙不明就裡的眼神,男人嘆了一口氣。


雖然稍早之前有稍微感覺到他沒那個意思……今天的約會果然只是臨時起意啊……
虧自己稍微期待了一下今天會是個多麼特殊的日子。


雖然很想抱怨一下但是……
誰叫自己喜歡上的是這麼一個對別人不用心的情人呢?


是的,千錯萬錯都捨不得怪到他身上。
只能說自己真的是自虐。


腦子裡千頭萬緒了想了這麼堆東西但是看著ルシード直言無諱的眼睛後,男人選擇再度嘆了一口氣--然後低下頭蜻蜓點水的碰了下他的唇角。


「你沒有自覺,真是讓我有點憂心吶。」


腦袋斷線了三秒鐘。


--他他他他他!!!
這裡是離宿舍不遠處的附近街道!!
雖然大半夜的應該沒人看到……
沒人看到吧?!
這這這--!


他窘紅了一張臉,差點想把自己埋進路旁的樹叢--不然把ゼファー埋進去也可以。


這麼做可以嗎?在大庭廣眾之下!
ゼファー你今天到底是哪根線斷了?


無視ルシード紅白交錯的表情,也無視他緊繃僵直的身子,ゼファー沒有鬆開牽住他的手,兩個人就這樣繼續轉進家門口。


家中燈火通明,一如平常。
不對,等等--今天難道是什麼特殊日子嗎?怎麼連平時只要超過十點就絕對躺平的小鬼們都還沒睡?
更別提有個九點就差不多要睡著的小女孩了。


當留守在家中的大夥捧著一個不算小的自製蛋糕一擁而上對著ゼファー大唱生日快樂歌的時候ルシード其實還有些傻愣愣地搞不清楚狀況。


過了三分鐘以後,他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後轉過頭張口結舌的看著日曆跟男人。就這麼來來回回的看了三次以後,眼神愧疚難當的轉向地板,整個人垂頭喪氣了起來……


看那動作不用猜也知道他現在才發現。
現在已經是八月二十四日的晚上了……也就是--他倆玩了大半天卻也完全沒有讓他想起來今天其實是他的男人的生日……


自己原本是這麼的期待今天會是個特殊的……
唉……


不動聲色地靠近那個垂著頸子一臉愧疚的男人:「我今天過得很快樂。」聲音沒有勉強,他是真的覺得很高興,ルシード聽出來以後有點鬆了口氣。


「但是你遺忘我生日這件事情我還是有點難過。」口氣平板表情平淡。


也是,天下應該沒有多少情人被忽略了生日還高興得起來的。
即使他們今天還是玩了一天,但是依舊是在自己不記得自己的男人生日的狀況下發生的。


「……對不起」ゼファー看著他低頭的表情有著難得一見的愧疚與懺悔。


「--只好今天晚上討回來。」趁著年幼組的小鬼們搶吃蛋糕而年長組的忙著清理善後--老實說這裡也不會有人那麼不識相--沒人會看過來的空檔,他低聲湊在ルシード的耳邊說順帶親了一口。


--總覺得他的聲音聽起來帶著某種笑意。
撫著通紅的耳朵,ルシード窘迫地想。




---

嗯……最近愛上破折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西德 的頭像
路西德

Chaos theory

路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