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修又改了三天……

看膩了!

不想繼續寫了 下一篇!(轉頭)

 

---黑貓白貓,會捉老鼠的就是好貓!---

 

天氣實在熱到沒天理了。
少年從以前就一直這麼覺得,這種溫度,這種溼度,這種天氣……

 

好.熱.啊--

 

攤在沙發上,少年看起來一臉要死要死。
冷氣冷氣冷氣……
啊……想起來了……冷氣昨天被里奧弄壞了……
有里奧那種特異體質還真是麻煩……

 

雖然說自己也不是個多愛惜物品的傢伙但是……明明很愛惜物品卻總是意外弄壞物品的這種能耐還真的是……
非常麻煩。

倒也不是說粗手粗腳老是拿著東西在那裡磕一下撞一下這種簡單可以解決的問題,而是在某種更根本的地方有問題……
他都快要懷疑里奧身上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電波之類的,專門對電器產品發作。
只要觸碰就會發作……

 

……熱。

 

右邊睡得熱了,翻向左邊。
左邊偎得熱了,轉回右邊。
這頭躺到熱了,換塊地板繼續。

 

嗚--啊--
太熱了太熱了睡不著!!
出門嘛……太麻煩了。
找人來修冷氣嘛……對方回答人手不夠三天後才能來。
老實說他懷疑那其實是藉口。
會這麼想是因為對方三天內來修過四次冷氣,其中一次還是眼睜睜的看著里奧拿起遙控器結果冷氣就壞掉,於是嚇到不敢再來。

 

以後絕對--絕對--要禁止里奧靠近任何電器產品!
什麼音響手機電腦甚至連桌上那個半永久的太陽能擺飾甚至現在連夏天沒有會死的冷氣都弄壞了。
就連電風扇也……
什麼!?電風扇也被里奧摸到了嗎!???

 

少年看著風扇有一下沒一下的哀鳴著,覺得自己也熱到陪著電風扇一起哀鳴了。

 

 

老實說……甫一進門,就看到屍體的感覺實在有點差。男人無奈的想著。
還在想著該如何不失禮的跨過屍體這件事情就發現了,那具屍體朝著自己的方向滾過來……
哇咧……感覺更差了……
怎麼有人能用這麼難看的姿勢朝著別人滾過去咧?

 

不過看在少年臉色非常之糟的情況下就不糾正他了。
看這臉色……八成是熱到翻了所以連作人最基本的儀態都管不上了。

 

「地板有比較涼嗎?」他忍不住風涼了一下。
看也知道他熱瘋了才會在地上滾啊滾的不過……還真醜。
少年用著哀愁的眼神望了過來。

 

「怎麼不開冷氣?」
沒有活力的少年身影,這讓他有點於心不忍了。
「里奧……壞了……又……好熱……」
解讀:冷氣被里奧摸到所以『又』壞掉了,他熱死了。
這到底是種什麼樣的修辭啊……

 

男人看著少年,然後默默嘆了口氣,朝著窗戶走去。

 

窗戶半掩著卻遮不去熾亮的陽光,窗外的植物奄奄一息的隨著熱氣搖搖晃晃,連小鳥都沒甚麼活力的躲在樹蔭下乘涼。
連風都是熱呼呼的。
少年一臉厭惡的躲到沒有陽光的陰涼處(找得到的話)。

 

男人關上了窗戶,然後又打開。

  

他迎向雪花,與剛才白中滲灰煙的天空不一樣,現在的天空藍得就像寶石一樣深邃。
漂亮的天然冰雕懸掛在屋簷下,隨著北風嗚噎而一顫一顫的。

 

天氣很涼爽,甚至不能用涼來形容,從窗外滲進室內的是一陣一陣貨真價實的寒氣帶雪花。

 

男人對眼前的景象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漠然的回頭看向少年,只見得原地早已不見少年蹤影。
啊咧?怎麼會?人呢?
就算嚇到逃跑也沒這麼快的吧?

 

以光速瞬移到離窗戶最近的沙發,少年露出一臉幸福滿足到簡直有點欠揍的表情,愉悅的攤在窗邊傳來的陣陣天然涼風之中,摟來一個枕頭看來就要睡了。

 

這下適應不良的反倒是男人了……

 

普通少年甲!
你好歹也驚訝一下吧喂!!!

 

別懷疑,好說歹說男人也是個也活在素有活書庫之稱的時老頭身邊那麼久,你可以說他沒有生活常識,但是不能說他沒有關於書本的知識!
事實上他的知識量寫成書大概多到可以壓死人了,當然不敢自稱學富五車,但是把他的肚腸掏出來上頭全沾滿黑色墨汁大概沒什麼問題。
……這種不倫不類的說詞一定是被那傢伙傳染的!

 

總之!就他從以前到現在書讀了這麼多以來所知道的『人類』是不會明白為什麼只是開個窗而已,外頭的景色會突然從青天白日變為白雪靄靄。
更不會因此而不大驚小怪一下的。

 

再仔細看了一下。
嗯,真的一點也沒有驚訝樣子!
倒顯得他的反應太過驚訝了,雖然可以確定行為上還是和平常沒有什麼兩樣。
只是多看了少年兩眼,以及埋藏在眼中的驚訝多了一點點。

 

男人轉了轉眼睛,再次關上窗戶又打開,窗外景色又變回原本的灰綠的樹叢跟亮晃晃到簡直很刺目的陽光。

 

原本躺在沙發上一臉幸福快樂的少年這下終於跳起來了,很好,剛才只是熱瘋了,他還算是正常人吧?
他等著少年開口驚訝的大喊:那是什麼麼麼麼麼!?

 

少年開口了。
他生氣的大喊:「給我開回剛才那個地方去!!」

 

「……一般來說,這時候應該是要驚訝的吧?」
說真的……他沒有跌倒是因為他定力好!
少年的反應真的太機車了!!
「我幹麼要驚訝?」
少年瞇起眼睛,死死的瞪著他,瞪到他默默的關上窗戶又打開,確認窗外是那片靄靄雪景為止。

 

風好涼~~雪花好漂亮~~
天氣又涼又舒服~~真是睡覺的好天氣~~
少年趴在沙發上,又是那一臉幸福快樂到讓人想對準他頭頂巴下去的欠打模樣。
悶在抱枕裡聲音也懶洋洋的:「黑貓白貓,會捉老鼠的就是好貓。怪人魔人,管他什麼人咧,能幫我消暑的就是好人。」

 

「……我是貓嗎?」原來如此……只是因為幫你消暑就能認定他是好人啊……

創作者介紹

Chaos theory

路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叔叔
  • 下面那篇是怎樣...冏

    沒形象了啦XD
    (笑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