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很難用……
對於已經在記事本上打好字的人來說
真是太難用了……

最狠的是……
另一種編輯器居然更難用!(大驚)



從沒想過,那個人對自己的影響力,甚至是在他死後都沒辦法遺忘。


不是僅僅這樣,這麼的簡單。


以為忘了。
以為能忘了。
以為……還能夠再一次……再一次見到那個人……
不是一張黑白的照片,不是被眾人嘆息天妒英才的報導,不是被人發表的飛機遺骸。
而是活生生,活躍在國際舞台上,光芒四射的……


那是他最想看到的……


「已經……八周年了呢……」
一直以來都刻意去遺忘,一直以來都不想去記住。
那個日子……
只要不去想起,就能假裝傷口已經痊癒。
自欺欺人得讓人看不下去。


櫻木抬頭看向窗外,隔著昏黃的窗簾仍舊能夠看見今天是個好天氣。


然後他想起,和今天一模一樣的日子,那時的天氣也是好得不像話。
金燦陽光的溫暖地灑落,那樣光亮明朗的日子特別不適合悲傷與道別。


那樣的日子裡不該發生任何悲傷與道別……
更不該是他……


「吶,櫻木,他的……你會去嗎?」
「……」
話沒有說全,但是她知道,他懂的。
他們都懂的。


他明明不想去記得,卻無法真正去遺忘。
八年了,從那個人離開的那天開始算起。


不是沒有想過要將那一切從未發生過,卻在晴子的面前收下了那張邀請卡。
是那樣沉重的……沉重的想念……


彷彿只要不斷的否定,那個人就會持續存在。
藉由不斷的催眠自己,時光就不會前進,那個人還留在他的身邊,未曾離去。


他放不開。
那樣青稚的感情竟是深刻入骨直到現在他還無法放開手。


雖然想過要遺忘。
想過不要再度想起。
想過……想過很多很多……
包括他們之間的可能性。


但是事到如今……
事到如今還能想什麼呢?


即使那麼盡力想要抓住,卻仍然在手中碎成一片片的沙子,無法攫取……無法留下……
現實往往比夢還虛幻。


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再見。」
晴子沒有多說些什麼,也沒多作停留,只留下淡淡香味的道別。


他抬起頭看著晴子的背影漫步走出咖啡店,隔著玻璃仍舊看得見她的身影沒入流動不息的人群之中。
櫻木什麼也沒說。
包括再見。


對面的玻璃杯映出七彩棱光。
一時之間他看得有些怔了。


壓在手下,乳白色的信封上面沒有屬名,帶著淡淡的殘香,以及她手中令人懷念的餘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西德 的頭像
路西德

Chaos theory

路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